天天赢彩票|天天赢彩票平台|天天赢彩票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天天赢彩票 > 工程设备 >

美国胁迫ASML折腾中芯:一种精准打击?

发布时间:2020-01-08编辑:admin

      莫轻视美国胁迫ASML延迟向中芯供应EUV设备动向。相比前一轮,更像精准打击。

      2018年以来,美国与《瓦森纳协定》覆盖区域的供应链企业,对中国的禁运或许可管控,带来诸多被动,但更多侧重终端形态的企业,且因直接影响美国科技巨头自身利益,加上中国大陆有了一定替代,最终尚能应付。

      想想看,中国年进口超过3000多亿美元芯片,美国占比本就最高,若完全禁止,它受到的冲击当然也最大。

      你也能看到,任正非接受外媒采访时,多次提到,美国即使不撤销清单,也能活下去。2019年,因民粹加持,华为甚至迎来毛利表现最好一年。这背后,并非是华为已牛逼到产业链完全自主,而是复杂利益博弈下,美国并未彻底封锁,而大陆与其他区域也有一定支撑,整个供应链仍能运行。

      ASML地位不多说。尽管本地光刻机有一定进步,多年前甚至还进了8英寸线,但更高世代的设备,涉及前沿工艺,根本无法越过ASML。

      此次受到影响的,就是中芯向ASML订购的一套7nm EUV光刻机,价值达1.2亿美元。目前,中芯自主设计的14纳米芯片已量产,正朝更高制程迈入,ASML上述设备早在2018年5月就已预订,中芯原本今年年中有望装载。此刻,前沿设备延迟输入,足可影响后续运作节奏。考虑到中芯之于大陆半导体制造业的基座价值,势必会影响国家利益。而且,未来不可能只瞄准它一家。

      如此动向下,就不会像当初制裁中兴、华为时直接影响美国半导体企业利益了。后者更多是英特尔、高通、AMD们的利益。

      当然,若美国当局粉饰太平,说不是刻意针对中国,适用范围扩大到整个中国市场,英特尔、三星、台积电们必定也会受到影响。但这次显然是在借中芯形成精准打击。

      甚至可以这么说,ASML的 EUV设备,已成为科技战中美国间接操纵的最佳工具。它也是贸易战走向深入的信号。

      ASML确实是一家荷兰企业。创始人Arthur del Prado堪称半导体业传奇人物:1931年生于印尼巴达维亚,1945年全家移居荷兰;1954年他到美国,在当年硅谷感受到半导体业发展。1958年,他回荷兰帮美企开拓西欧市场;1964年,他开始创业,设立ASM,1976年在半导体巨头摩托罗拉美国凤凰城厂附近建立海外分支,推出CVD设备。1981年,ASM国际成为第一家挂牌纳斯达克的荷兰公司。

      1984年,ASM与飞利浦合资成立ASML,开发光刻机。2008年,Del Prado在Semicon West赢得“行业传奇”奖,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获得此奖项的非美国人。同年卸任CEO,长子Chuck继任。但他仍担任ASML董事会主席,直到2016年5月退休,9月9日去世。

      截至目前,ASML已成全球半导体设备领域最完整实力最强的企业之一。2019年有望整体超过美国应材。

      你能看到,Arthur del Prado与美国渊源很深。除了早期与硅谷及雇主的关系,ASML的技术、人才、市场、生产基地、供应链、投资人都是如此。在三星半导体崛起前,它的最大订单一直来自美国,尤其是英特尔。截至目前,ASML国际前10大机构股东,也都是美国企业。

      2012年,本就有紧密合作关系的英特尔,亦投资ASML41亿美元。这不仅在于强化供应链,更在于半导体制造业价值链上,设备企业与芯片制造企业、Foundry企业之间,几乎是无法割裂的命运共同体。尤其是进入更为前沿的工艺时代,单纯一个环节面临越来越重的挑战,需要整个联盟合作。2009年,英特尔、应材、三星们亦曾尝试建立18英寸联盟,涉及设备与芯片制造,后来无果。

      而ASML用于制造设备的零部件,至少五分之一来自康涅狄格州工厂。这使得不可能规避美国出口限制方面的管辖。

      事实上,荷兰本就是《瓦森纳协定》的成员国之一。即便依照美国过去的高压,7纳米设备也很难交付给中芯。

      当然,延迟或禁运,一定会影响ASML的利益。目前,中国大陆占据其总销售额的19%,美国为16%。因为,除了中芯等中国本地企业,还有三星、英特尔等海外巨头。

      但荷兰不太可能得罪美国。要看到,ASML设备许可延迟,本就是川普当局的用意,而蓬佩奥等人,过去一段,一直在游说、阻挠。路透的消息说,前后谈了四轮。

      其中,美国务卿蓬佩奥与荷兰首相马克·吕特讨论一次,川普两会后者。其中,7月18日,马克·吕特访美,与川普二次会见时,美国当时的国家安全副顾问查尔斯·库珀曼向其提供一份情报,渲染了中国拥有ASML设备的后果。随后荷兰与ASML的态度变化。

      在此之前,马克·吕特访问中国没有多久,对外强调了多边贸易的价值,以及中国与荷兰之间加深贸易往来的信息。一转身,他就变了脸,实用主义的风格实在展露无遗。

      看一眼7月18日马克·吕特在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上的致辞就明白。当天,这名历史学硕士努力渲染了荷兰与五月花以及整个美国诞生的历史渊源。比如,荷兰是1776年第一个向美国国旗致敬的国家,1782年,美国在海牙建立第一个海外使馆。

      经济利益捆绑确实也足够深。他说,荷兰是美国第五大投资国。作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农产品出口国,大约800家荷兰公司活跃在美国。他一面轻轻批评美国退出万国邮政联盟,一边将责任归于中国。他一面称赞中国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进步,一面盲目批评中国的贸易、网络安全以及知识产权保护。还夸张地说,知识产权方面,面对中国,“不能太天线日,他访问澳大利亚,在智库罗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发表演讲时强调,虽然不应该停止与中国商业、政治打交道,但“我们对中国天真太久了”,“这不是一个拥有完整民主,完全承认人权和法治的西方国家”。谈到川普,他说,尽管国际社会批评他,但“现在必须与他共舞”。

      我相信,ASML今日的商业立场,就为深受美国影响的马克·吕特立场左右。此刻,他们都不敢得罪美国。别忘了,《瓦森纳协定》签署地“瓦森纳”,本就是荷兰城镇。

      当然,要说ASML完全禁运中国,那不可能。一是美国在没有理由的前提下,新增中芯,列入封锁名单,肯定会遭遇反对,而若粉饰开来,将其他美国公司列入,比如AMAT,KLAC等公司同等条件,弄一个形式上的“公平”清单,那将会让它的努力付之东流;二是必定会将荷兰正式拉入与中国的贸易战。

      要考虑到,ASML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美欧都有挂牌。尽管截至目前它在全球拥有垄断地位,但复杂博弈之下,它也必须兼顾资本市场的反应。

      一年多来,ASML美股涨逾100%,目前市值约1244亿美元,展示了全球半导体业的成长性。

      不过,恰恰在美国胁迫消息再度曝光后,ASML股价连跌两天。美国时间今日开盘,有所恢复。

      更有中国产业界的反应。这种动向带来的效果就是,无论如何,中国都会在半导体全价值链上强化自主创新。尤其设备环节,已成这个阶段中国半导体业最大的悲情。

      眼前的钳制与精准打击,看上去会有一定效果。事实上,中芯国际去年就已经有所觉察。它的美股私有化,反映的就是贸易博弈之下的风险项。

      不过,一旦拉长周期,最担心恐怕不是中国,不是中芯,一定是ASML们,以及美国半导体巨头们,因为,正在强化精密制造业的中国,半导体业核心环节的突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早在1956年,中国就制定了《1956-1967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其中明确强调,“在12年内可以制备和改进各种半导体器材、器件”。90年代,908、909 工程上马,虽波折甚多,仍让人看到一种产业链形态。

      2000年中国颁布半导体与软件业的18号文,属于当年颇具体系的产业规划,尽管后来核心政策条款遭遇美国打压、阉割,仍发挥了巨大作用,其中,设备、材料业、设计与整机环节已经有系统协同意识。但各部委之间仍没有真正达到协同的地步,产业链一直有割裂倾向。

      2012年之后,顶层设计明显,国家设立集成电路产业领导小组,发布《集成电路产业推进刚要》,有了“大基金”政策,以及专项政策,效率开始释放出来。尤其“02专项”即《极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技术及成套工艺》项目,对制造装备、成套工艺和材料技术等有核心涉及。

      随后几年,中国在光刻、镀膜、量测、清洗、离子注入以及诸多材料领域都有显著的突破,已经具备完整的产业链。不过,与海外巨头比,在技术层面仍有较大差距。当然,很多时候,也不止技术问题,中国设备因缺乏前沿产线应用场景,暂时无法突破巨头封锁的生态体系。

      不过,我仍还是要说,这只是个时间问题。这周期,越痛苦,未来就越自由。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川普们加快了中国半导体业创新的步伐。